<cite id="pfx1j"><span id="pfx1j"></span></cite>

    <cite id="pfx1j"><span id="pfx1j"></span></cite>

      <cite id="pfx1j"><noscript id="pfx1j"></noscript></cite>

        <tt id="pfx1j"></tt>
          <cite id="pfx1j"><span id="pfx1j"></span></cite>
          <rt id="pfx1j"></rt>
          售前咨詢 售前咨詢
          二維碼 掃碼咨詢
          微信咨詢
          申請方案
          NEWS CENTER新聞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門戶
          分享新聞到:

          阿里與騰訊版權互授,網易云音樂要輸了?

          來源:www.www.duanlangshi.cn 發布日期:2017-10-31 15:42:59 閱讀數:2531

          如果因為不久前的阿里與騰訊達成版權互授的事情,便就此得出網易云音樂的頹勢來臨,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結論。但那場版權事件不僅令網易云音樂備顯尷尬,背后也切實反映出中國音樂版權管理的困局。網易云音樂從誕生之初面臨的挑戰便是流媒體音樂的未知走向,即使中國的音樂版權管理機構走到臺前,扼住網易云音樂咽喉的仍然是那幫唱片公司們。


          中國版的Apple MusicSpotify


          騰訊與網易云音樂之間的對抗便是中國版的Apple MusicSpotify之間的競爭,只不過有些區別的是,騰訊壟斷了中國音樂市場90%的版權,網易云音樂不得不從騰訊那兒獲得相關歌曲的使用權?,F在它又和阿里之間互換了百萬曲庫,簡直把網易云音樂逼到了墻角。


          但如果你認為騰訊與唱片公司的談判具備更大籌碼,那便犯了錯誤。因為唱片公司們擁有所有音樂作品的權益,這可是比現金更有價值的談判籌碼,也是他們為什么可以輕易拒絕蘋果試圖將月費價格定在 4.99 美元的主張,然后通過流媒體服務商們的競爭坐收漁翁之利。


          龐大的騰訊現在正通過價格戰來壓倒競爭對手。在今年5月份的環球音樂的版權大戰中,BAT和網易展開了激烈爭奪。即使丁磊乘飛機親赴洛杉磯環球音樂總部,但那并沒有什么卵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還是獲取了最終勝利,他們出具了3.5億美元現金高價外加1億美元股權,這令環球根本沒法拒絕。


          那么Spotify作為全球最大流媒體服務商有沒有盈利呢?當然沒有,而且也很難盈利。該公司在去年虧損了5.39億歐元(約合6.1億美元),是有史以來赤字最嚴重的財年。不僅如此,Spotify為了獲得世界最大唱片公司環球音樂集團和獨立唱片協會梅林網絡組織的音樂授權,已經承諾在未來兩年至少上繳20億歐元的版權使用費。天啦嚕!


          網易云音樂當然也沒有盈利,它和Spotify一樣在繼續燒投資人的錢。今年4月份網易云音樂宣布獲得了7.5億元融資,估值達到了80億人民幣。但這點錢買版權肯定不夠,尤其阿里和騰訊還在那邊哄抬價格的情況下?,F在Spotify 每年會把自己 69% 的收入用來支付音樂版權費,在中國,流媒體服務商們的這個比例看起來可能只高不低。


          所以網易云音樂最后的結局會被唱片公司們榨干,在騰訊、阿里和唱片公司們的聯合絞殺下將網易云音樂逼到墻角,直到燒光投資人的錢,用戶再也聽不到自己想聽的歌。那個時候騰訊和阿里再重新與唱片公司們進行談判,唱片公司們坐收新一波的漁翁之利。


          恐怖但短視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


          騰訊的恐怖之處在于,在很多方面國家都要提防它的壟斷。但在去年7月份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的成立卻并沒有遭遇反壟斷調查,那場并購至今沒有出現在商務部反壟斷局公布的無條件批準的經營者集中案件列表中,呵呵,TME的成立使得其一躍成為在線音樂市場的老大。


          其實《反壟斷法》在之前一直是懸在騰訊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但是在2013328日,廣東高級人民法院一審奇虎訴騰訊2010年“3Q大戰”期間涉嫌濫用支配地位案騰訊勝訴,認定騰訊在即時通訊市場不具有支配地位。從而,這把懸著的劍就從騰訊頭頂移走了。


          今年5月份騰訊與環球音樂達成了中國大陸地區數字版權分銷戰略性合作協議,《反壟斷法》的執法缺失,是其一大背景。


          好了,現在來看看TME是如何短視的。此次騰訊拒絕對網易云音樂授權歌曲使用的行為是為了自己順利IPO。今年411日,網易云音樂剛宣布完融資7.5億元,估值達80億元的消息,半個月之后就被爆出TME要赴港IPO。


          當然這種焦急的心情也可以理解。一方面是網易云音樂的體量和恐怖的成長態勢,平臺上的那批用戶們對網易云音樂的強力捍衛和高頻安利,足以讓任何一個競品羞愧和嫉妒。另一方面,行業內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最受投資者青睞,這從愛奇藝屢次沖擊納斯達克失敗便可窺見端倪。


          但即使這樣,那些唱片公司們的話語權可能還在騰訊之上。因為蘋果公司的現金儲備在所有公司中是最多的,但是卻仍舊無法在和唱片公司的談判中主導條款內容。他們不僅斷然拒絕蘋果試圖將月費價格定在 4.99 美元的主張,還把蘋果公司的舉動描述為殘忍至極。他們認為這是蘋果在削弱競爭對手的競爭力。


          “從下往上一直到蒂姆庫克,蘋果這些家伙殘忍至極 (cutthroat)?!?某唱片業人士在接受采訪時這樣說道。


          但真實的情況是,對于消費者來說,4.99 美元/月——也就是年費 60 美元——更接近音樂聽眾每年愿意支付的市場價格。價格的壓低會迎來更多付費用戶,對于流媒體服務和整個音樂工業來說,付費用戶要比免費用戶的價值高太多,來自國際唱片業協會的數據顯示,每個付費用戶一年創造的營收多于 26 個免費用戶。


          顯然唱片公司們也很短視。他們現在通過談判讓幾家主要流媒體平臺互相競爭,并坐收漁利。


          吃瓜群眾和孤獨的創作人


          網易云音樂副總裁丁博如此嘆息:“我們最大的錯誤,是在這些巨頭去搶獨家版權的時候沒有及時出手,這導致我們可能在未來的增速上受制于人?!边@種無奈的深層次原因就是:網易云音樂的命運和Spotify一樣,早早被攥在了數字版權的最終掌控者——唱片公司手里。


          現在網易云音樂在內部已經形成了兩條路徑,一是繼續購買版權,畢竟有些用戶聽不到想聽的歌,就會跑到騰訊那里去;二是深耕自己的內容社區,對于剛開墾的處女地意味著對用戶的重新教育和對競品的開戰,明顯吃力。


          獨立音樂人計劃早被提上日程,除了網易云音樂還有蝦米,騰訊音樂人計劃也提出了一個“小目標”:三年讓音樂人收入五億元。沒辦法,68.8%的獨立音樂人在音樂上的月平均收入低于1000元,收入來源以演出為主。呵呵。


          除此之外,自己的歌也很難管理,在不收到通知的情況下歌曲會被默認共享到QQ、酷我、酷狗的曲庫中。許多獨立音樂人仍然無法從自己作品的傳播中,甚至付費下載中獲得費用。


          用戶們還在為聽到自己想聽的歌在多個播放器之間輾轉,一大批獨立音樂人們還填不飽肚子。國家版權局出面說了句“避免獨家版權的采購”,然后就沒有然后了。所謂音樂市場的這片生態,離健康真得還遠咧。

          东京热2009四大车模叫什么